纽约时报谈虐囚:我们还是美国人 比恐怖分子好

为什么人们要排着队来这个国家?为什么人们如此信任这个国家的外交人员和军队?因为美国是机会和自由的灯塔,也因为这些人从骨子里相信,美国与历史上其他大国的做事方式很不同。

比如美国人就选出了一个祖父是穆斯林的黑人做总统——尽管2001年9月11日,美国被穆斯林极端分子袭击。再比如本周二(9日),美国勇敢地公布了一部虐囚报告,展示了9·11后美国如何虐囚。我很高兴看到这一举动。

这一举动在将来也可能威胁那些被捕的美国人。这是不能被忽略的。但这种自我检查不仅能让美国社会成为一个健康的整体,也令美国成为其他人想模仿、想与之合作并想移民的榜样。这也是保障美国安全的一项必不可少的资源。

美国过去也曾卷入类似丑闻中。在战争时代,公民自由常被剥夺和践踏,但随后得到伸张。内战时期,林肯终止了人身保护令(注:the writ of habeas corpus)。二战期间,美国关押了超过127000名美国公民,仅仅因为他们的祖先是日本人。恐惧令美国做出这种举动。

9·11后,这种恐惧也逐渐开始发挥破坏作用。我很同情在那场可疑袭击后,因为保卫国家安全而被指控的人们。很难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可能会遭到追责。但读完这份虐囚报告后不难想到,一些美国官员和中情局重拾了惰政——9·11之后,对下一场袭击的恐惧曾驱使他们消除惰政。在紧急情况过去这么久的时间里,他们不仅使用酷刑,还滥用机构、向公众和政府部门撒谎。如果不曝光和检查,这些行为将会如同恐怖袭击一样伤害美国社会。

美国媒体就虐囚报告有过令人印象深刻的报道。我碰巧看到一篇报道,用令人反胃的方式提取了虐囚报道中的不少精华。报道将虐囚报告的结论做成清单,“不是一种有效获取情报的方式”,“在对其效率表述不准确的基础上”,“比中情局所象征的更残酷更严峻”、、、、、、“损害美国在世界上立足”。

类似的表述还有更多。这展示了后9·11时代,恐惧令美国人能忍受一些严重违规、不诚实和不合法的行为,这些都需要得到充分的曝光。因为层层谎言将导致内部的制度和信任都遭到腐蚀。

我并不抱幻想: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想利用美国社会的开放性来摧毁美国。如果9·11后再来一场9·11,一定有不少美国人会对中情局说,做你们想做的任何事,去他的公平自由。预防未来袭击的哨兵正在保护我们的公民自由。

美国希望安全部门能继续吸引有责任感和警惕性的人。我们与他们的契约在于,我们必须让他们明白,我们理解他们面临的挑战,也将允许他们游走在法律的边缘。甚至,在理由正当的前提下,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在危机时越过边界。

但他们也需要能对得起我们给予的宽松和信任,不要当着国内抗议的面,出于习惯、懒惰、方便、谎言或被误导的理论而越界,这一切都会损害美国。这份虐囚报告就是这份契约的破产,它也代表了重建契约的重要一步。

我非常赞同参议员麦凯恩的解读:“我了解必须用这些虐待措施的原因,我也知道同意虐囚和实施虐囚的人是为了替恐怖主义受害者伸张正义,令美国人免于受到更多伤害。、、、、、、但我也完全不认为他们这些手段是正确的,正如这份报告所传达的,那既不是伸张正义和维护美国安全的最佳选择,也没有体现出我们付出生命和财富去捍卫的价值观。”即使在最艰难的时代,“我们也依然是美国人,与那些想毁灭我们的人不同,我们更好、更勇敢。”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