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胜利一周年,特朗普统治时期的完美时机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她重要的有价值的竞选回忆录“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写道,在2016年选举之后的几个月里,还有很多人为了没给她投票而向她道歉。

她尝试着以尽可能少的愤怒来接受这些情绪。

但是,Donald Trump选举胜利已过了一周年之际,我一直在想,这些道歉在那些Donald Trump总统在职时期生活发生剧烈变化的人来看,该如何接受?

根据各种民意调查显示,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 – 主要为Trump的支持者和共和党 – 对他的政府迄今为止感觉良好。

由于新的实质性的法律或政策没有实施,影响了大多数支持者的生活(医疗保健,税收,贸易和基础设施计划仍处于现实和理想之间),所以我们可以推测,Trump的白宫发言和他所关注的问题正在引起共鸣。

在那些没有因为Trump当选而非常开心的人来说,去年的日常生活对他们来说同样相对不受影响。

但对于无证移民来说,却不一样。 就像在New Orleans的Santos 一样,在春天的时候告诉我他是如何生活在恐惧之中,他害怕被驱逐出境与他的家人分离。(他不干去争取数千美元的未付工资,以免引起移民局和海关执法人员的关注,他说。)

对一些“梦想家”来说,也受到了影响。无证移民的孩子在总统Barack Obama 当政期间,被许予可以在美国享受未来生活,而Trump却给他们带来了不确定性。

对于过去三年来经历过仇恨犯罪的美国穆斯林来说,受到影响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根据联邦调查局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5年,Trump宣布担任总统职务时,仇恨犯罪激增了67%。美国与伊斯兰关系委员会记录了2015年至2016年期间仇恨犯罪增长44%,2017年前三季度宗教歧视与2016年相比上升了9%。

对于波多黎各人来说,也受到了影响。在9月份,毁灭性的飓风Maria登陆后,他们缺少生活的必需品,水、电、食物。暴风雨袭击不久后, 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公布了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计划,即撤离在岛上的3000名居民(已经有10万人已经撤离到美国大陆)。波多黎各大部分仍然是不可居住的,由此引发了对特朗普政府的做法的严厉批评。

需要节育或堕胎的妇女受到了影响。Trump和他的内阁宣布自己是anti-choice fight的士兵,将一名17岁的无证移民送上法庭,阻止她在Texas堕胎(并输掉)。特朗普试图通过医疗行政命令剥夺妇女节育的机会。

特朗普的司法部门也宣布自己反对维持改革,这将减少黑人的犯罪行为。在支持Trump的人中有一个锡克人竞选New Jersey Hoboken市长,被贴上了“恐怖”的传单,然而,他赢了。

2016的投票率总体上没有超出正常水平,徘徊在58%左右。但是,在选举后的分析中,民主倾向选民在一些摇摆不定的状态下下滑了,许多人把这归咎于对Hillary Clinton的冷漠。

如果是这样的话,本周在Virginia和New Jersey 进行的州议会选举中民主党的胜利,包括Ravinder Bhalla在Hoboken的胜利,都让人感到冷漠。

基层抵制组织或民主党派领导人是否值得信任尚不清楚。但似乎有些美国人已经摆脱了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再认为公民参与是一种自私的努力。在推翻Trump统治迄今为止,选民投票不仅是特朗普的推特,而是他如何对待其他事物。

不管对民主党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这对那些在Trump仅就职9个月生活就发生巨变的人来说意义重大。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