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纪事之二——北王南黄

黄老先生的名讳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上一放,估计都能出来一大串高大上新闻。而他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却是“北王南黄”。老先生孜孜眷眷大半生在“一把壶”上,这已是他一生的爱好,这份执着、这种挚爱,本身就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而我和黄老的缘分,并不是因为我对紫砂多么有研究。说起来我该称先生一声“师爷”,我明白,此次下台南,老师是专程带着我来开眼界,长学问来了。

进门请茶,坐在了黄老先生的茶台前,首先见到的是茶台上雕刻的活灵活现的一群大大小小的螃蟹,而抬头所见的也是一大块雕满了螃蟹的木刻挂屏。正暗自斟酌螃蟹的用意,心想以老先生的地位,四通八达、畅饮无阻也是可以有的。老师却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已经解释道:“先生说过,螃蟹的意思是‘(蟹)谢天谢地,一谢再谢’!”如此刚才乱想的我可是大大的唐突了。

虽然在老先生家里泡了整整一天,其实时间是远远不够的。先生四层的家就是一个大大的博物馆,收藏了几乎从明清至今所有的名壶。再看下去,怕是眼和心都要花了,只能约定明年再来,必要好好做过功课再来才妥。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老师带我来,更多的是想让我学什么呢,仅仅是知识吗?细想想,从老先生的“一谢再谢”开始,到带着我去将军看港口、吃台南的海鲜,再到亲自领着我去拜南鲲鯓。。。这些才是老师真正想让我学到的“言传身教”吧。且先不提老先生如今的地位,座上宾无不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就只是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先生,这样陪着我这个“白丁”这一路行来,这份气度已经让我足够感动。老师是想让我知道,金钱、权势都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地位。如何做好一个人,才是真正的为世之道。看眼前老先生清琢挺拔,笑意盈盈,无论我提出怎样的提问,都浅声应答,不疾不徐。再看看老师也是如此,从每次来台后细心的安排我从早到晚的行程,到安排吃住行,待我真如师更如父!每次烦扰,无论多久,更是捎带着老师的家人朋友一起出动!这是一种文人的修为吧,论语有云:“君子尊贤而容重,嘉善而矜不能”,有谦谦君子为师,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幸运!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