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缘

因·缘

对西藏的好奇,源于二八年华时看到的一本小说——阿来写的《尘埃落定》。这真是一本充满灵气的书——在一片金黄色的麦田边,麦其土司家的傻儿子娶到了藏区最漂亮的姑娘塔娜,成了藏区最聪明的人!那些不同于我日常生活的土司、活佛、喇嘛、甚至留着偏分头的青稞都仿佛从此揭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

十多年前有一天,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上,我头昏脑涨举步维艰的吸着氧气瓶时,那感觉,实在太难受,我心里想,这辈子也许有一个地方,你不能去了,那就是西藏了吧。然而。。。因缘殊胜!这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好像是许多年前,心里已经埋下了一朵格桑梅朵,蛰伏了那么久,机缘之下,花要开了!所以,去就去了,我看到了那无边的青稞麦田,闻到了偏分头的香气;所以,一切都再不能如此自然,我见到了塔娜一样的美丽的姑娘;所以,就像走在回家的路上——自自然然,心下欢喜。

我喜欢坐在“一措又一措”的湖边,静静地观望;也喜欢“一圈又一圈”的围绕,默默地感受;还喜欢那一天雨中,持了雨伞,站在了金顶,看到了芸芸众生的花开自然。西藏的美有一份空明,那是“。。。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唯心安处即是吾家,吾家,自是有大美!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