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6万 国际生怨学费年年加

本报记者庄昕报道

BC近年加强教育产业提高收入能力,以挹注省内教育支出,多所大学招收国际留学生越来越多,学费也年年涨。国际生须比加国本地生多付三到四倍的学费,以弥补政府拨款不足,以及本地入学人数下降形成的财政短缺。有留学生感到无奈,惟苦于没有更佳选择,所以继续留下求学。有本地教育顾问就认为,相比美国大学更加高昂的学费,BC专上院校更具吸引力,本省的教育产业前景兴旺。

三年前独自从北非摩洛哥到加国留学、目前就读BC大学(UBC)工程系三年级的戴维斯(William Davis,小图),日前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问访时抱怨,身为国际学生,他要比加拿大本土学生多付三倍以上学费,并且每年都增加,学校却把这些钱花在其他用途上,这对国际生不公平:“据我所知,学校把我们缴的学费花在与我们学业无关的项目上,比如在校内大兴土木、增加基建,为的是以后可以招收更多学生,而我们并没有从中受惠。”

他说,虽然自己目前有实习工作收入,但与昂贵的学费、住宿费以及伙食费相比,只是杯水车薪,每年仍须倚靠父母接济。

尽管如此,戴维斯并不后悔留学加国,他说自己当初并没有太多选择:“上中学时,我就计划到国外留学,相比美国及欧洲同类学校,加拿大的学费还算便宜,而且我十分喜欢温哥华,所以还是值得的。”

华裔生面对加学费叹无奈

目前就读BC西门菲沙大学(SFU)商科一年级的郭家麟是中国留学生,16岁前来加国留学。他向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显示每年在这里的开支,包括学费、住宿、伙食以及交通费用等,总共超过6万元。他说,他的父母在中国任职工程师和教师,属于中产阶层,虽然付得起这些费用,仍感到是一笔比较大的负担:“总是希望学费越低越好,不过9月份刚入学,就听说明年学费又要涨了,校方正举行听证会,据说明年将会加学费2%,反正是每年都要涨。”

对此,他极感无奈:“学费这么高,我们也改变不了,只能付吧。许多中国家长只要经济条件允许,都希望送子女在国外留学以扩阔眼界,接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有更多的中国留学生,源源不绝来到加拿大留学。”

郭家麟又表示,为减轻父母负担,他也尝试做些兼职工作,目前在一家地产公司打工,但又担心影响学业,心里颇矛盾。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目前在BC省像戴维斯及郭家麟这样的国际学生超过13万人,他们平均每人所支付学费是加国本地生的三至四倍。这些海外生有将近一半即6.8万人,就读于私立专上学院,以及修读以英语作为第二语言(ESL)课程,同时有超过4.5万人在公立大学就读,另外有接近1.7万人上小学或中学(见附表1)。

广招国际生收入 补贴本地教育经费

BC国际教育议会(BC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提供数据显示,国际生每年给本省带来了35亿元经济收益,超过林木业、造纸业以及渔业所创造的利润,同时也给全省带来29,300个就业职位。联邦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一份报告结果指在全国范围内,国际留学生给加国每年带来110亿元的产值(见附表2)。

BC省专上学院教育工作者联会(The Federation of Post-Secondary Educators of B.C.)主席戴维森(George Davison)表示,由于2001年以来,省府对本地学生的人均拨款减少2成,迫使省内专上院校要通过招收国际留学生以及提高学费,才能弥补资金缺口:“在2002年,全省公立专上院校的学费收入仅4.52亿元,而今年就飙升至18.1亿元,16年之间增加了4倍。”

学者批评不设学费涨幅上限

UBC退休教授费舍尔(Donald Fisher)指出,政府削减专上教育拨款,源于1990年代省新民主党(NDP)执政时期;后来在2000年代的省自由党政府,越来越强调市场导向的高等教育政策,摆脱对政府拨款的倚赖,于是更加倚赖学费的收入。他说,问题是缺乏监管,尤以国际生的收费为然:“自2005年以来,政府对本地生学费上涨的幅度都设上限,每年不超过2%;但是对国际学生的收费,就没有这种限制。”

目前在UBC攻读文科学位的国际留学生,每年学费为34,847元,几乎是本地生所付学费5,189元的7倍;该大学今年从国际生收到学费的总额高达2.77亿元,比2010年的7,500万元增加3.7倍,而本地生同期学费增幅只有1.2倍;大温另一所大学SFU的情况,也基本类似(见附表三)。

尽管如此,有大温资深教育顾问表示,相较于美国同类大学更加高昂的学费,留学BC仍属海外留学生一个很好的选择。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