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北极地区的兴趣

今年夏天,中国极地考察船“雪龙号”穿过北海航道和西北航道,完成了中国第一次环北冰洋考察。西北航道穿过加拿大的北冰洋列岛,其开发潜力和主权争端随着气候变暖、冰川融化而日益增加。“雪龙号”的北冰洋之行因此在加拿大也引起广泛关注。

本台记者Levon Sevunts报道说,雪龙号的极地考察,以及此前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在俄国北部建深水港和在西伯利亚修铁路的设想,都属于“一带一路”规划的一部分。

拉瓦尔大学教授、北极地缘政治专家拉塞尔(Frédéric Lasserre)在接受他采访时说,“一带一路”计划反映出中国对“马六甲困境”的担忧。他解释说,中国的相当一部分进出口贸易要通过几个咽喉要道,例如马来半岛和印尼苏门答腊岛之间的马六甲海峡,连接红海和亚丁湾的曼德海峡。为了减少发生冲突时贸易被阻断的风险,中国需要另辟通道,而全球气温变暖使北冰洋也成为贸易通道多样化的一个选择。

“雪龙号”的环北冰洋之旅历时83天,上星期已经回到上海。拉塞尔认为,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次考察展示中国对北冰洋科学考察的浓厚兴趣,以及和俄国、加拿大等北冰洋周边国家发展更密切的合作关系的愿望。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拜尔斯(Michael Byers)教授说,和中国在非洲、拉美地区的巨额投资相比,中国目前在北冰洋地区的投入并不算多。今后如果中国增加在这个地区的投资,一方面将和航道开通有关,另一方面将是能源工业。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和中国丝路基金在俄国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持有29.9%的股份,是该项目的第二大股东。亚马尔项目去年还从中国金融机构贷款120亿美元。

在魁北克省北部的努纳维克,中国吉恩镍业拥有一家镍矿。2014年,加拿大破冰船“MV 努纳维克号”首次通过西北航道向中国辽宁运送了23000吨镍精矿。

拜尔斯认为,中国在加拿大北方的港口、铁路修建或天然资源开发上投资是一件好事,他乐于见到加拿大政府为此和中国合作。和美国及俄国不同的是,中国和加拿大在北极地区没有领土主权争端。中国航运公司需要加拿大的搜救和天气预报等服务。而且,为南海领土争端考虑,中国政府其实希望加拿大在西北航道上的立场得到国际承认。

不过拉塞尔说,中国在加拿大北极地区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上进行投资,可能会引起一部分公众和政界人士的疑虑。

但他又说,这种疑虑很难站住脚,因为加拿大政府正努力和中国发展贸易,而加拿大北方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笔投资。

中国大使馆在回应记者的采访要求时没有回答中国公司是否会买下丘吉尔港的问题,只是表示中国参与北极事务基于尊重、合作和可持续发展三大政策原则,把人类共同利益放在第一位。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