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海洛英诊所以毒攻毒 130瘾君子远离滥毒危机

卑诗省正面对“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仅过去15个月,省内就有超过1,200人死于毒品滥用。为应对此危机,不少声音开始呼吁政府投入资源,扩充采用“海洛英辅助”(Heroin-assisted treatment,简称:HAT)的诊所。位于温东的十字镇诊所(Crosstown Clinic)是目前北美唯一提供HAT的诊所,每日服务约130人,但却远无法应付温哥华近700个瘾君子的需求。该诊所医生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强调,HAT的优势是维持吸毒者毒瘾的同时,让他们能把生活重心放在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而不是设法筹钱买毒,从而也减少由吸毒者引发的社会问题恶性循环。

随着大温毒品滥用问题日益严重,包括温市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温市警局长帕默尔(Adam Palmer)和研究学者都曾表示,瘾君子需要获得鸦片类药物替代疗法,例如舒倍生(Suboxone)、美沙酮(Methadone),以及处方海洛英或氢吗啡酮(hydromorphone),尤其是那些从传统毒瘾治疗,例如美沙酮疗法中无法获益的瘾君子,应该接受HAT。

免费提供海洛英 每人年耗2.7万

所谓HAT是指由政府提供高纯度海洛英,给无法戒除的癖瘾者,让用药者在安全、干净的环境和医疗人员的监控下注射,慢慢减少依赖度。不过,目前整个加拿大只有一间HAT诊所,即位于喜士定西街(W Hastings St.)84号的十字镇诊所。

该诊所自2014年11月起,为瘾君子提供一日最多三次的免费高纯度海洛英,同时在医护人员的监管下完成注射。诊所每年用在单个吸毒者身上的费用约为2.7万元,资金源自省卫生厅,实际就是由本省纳稅人买单。

《星岛日报》记者日前到访十字镇诊所,该诊所主要分为三个区域:医护人员专区,注射区和注射完毕后的冷静区,主要是让吸毒者在注射毒品后,玩一会纸牌、看看报纸,确保海洛英被身体吸收后,未有发生不良反应。诊所开放时间从早上7时30分至晚间10时30分。

该诊所医生麦克唐纳(Scott MacDonald)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说,诊所正进行扩建,完工后,服务的人数将从现在130人增至170人,但依然无法应付温哥华的瘾君子数量。

他解释说,提到戒毒辅助治疗,普通人常联想到口服美沙酮的疗法。此疗法对多数吸毒者有效,可是有一部人完全对美沙酮免疫,这些吸毒者每日仍会绞尽脑汁,设法筹钱买毒。麦克唐纳说,保守估计,全温哥华这样的瘾君子数量为350个,全省则有约1,000个,治疗他们的唯一手段可能就是HAT。

麦克唐纳强调:“HAT不是最终的治疗方法,它的目的是让瘾君子维持毒瘾,保持醒的头脑,让他们能把生活重心放在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而不是一天到晚就想着筹钱,向街头毒品拆家买毒。”

为买毒入狱200次 求诊后未再偷

他续说,这种治疗手段实际上也符合成本效益原则。麦克唐纳指,单看2.7万元的开支感觉不便宜,但例如常用的美沙酮疗法,每个吸毒者每年的开支也要达到近1.5万元。如果再把社会成本考虑进去,HAT是性价比很高的疗法。

麦克唐纳解释说,所谓社会成本就是指,解决由吸毒者引发的恶性社会问题的费用。如果有HAT诊所,成瘾者不必抢劫、或为了零钱砸车偷窃,甚至出卖肉体来换取金钱买毒品等,继而节省警力资源。

他举例说,曾有吸毒者在未接受HAT治疗前,因偷窃等行为入狱近200次,但自从来到十字镇诊所后,就再也未发生类似事情。

麦克唐纳还指出,当然提供HAT也不是完全维持吸毒者的毒瘾,以致於无法减少剂量,甚至戒毒。是否戒毒和减少使用完全取决於成瘾者个人,如果他们希望尝试,十字镇诊所也会加以配合协助他们戒除癖瘾。

根据天祐医疗机构(Providence Health Care)提供的统计资料,自从成为十字镇诊所注册用户后,有25个注射吸毒者已经转为口服治疗,9个过渡到口服氢吗啡酮,还有16个则改为服用美沙酮和舒倍生。

事实上,荷兰和瑞士早在1990年就开始探索HAT。曾经有人抨击说,这样会带领欧洲走向成为毒品王国。然而事实证明,两国的海洛英使用量皆持续下滑,及至2000年代后期,荷兰的新海洛英使用者已降至接近零。同时由于因成瘾者寻求政府治疗的人数增加,不但方便国家监控、管制毒品,更能让用药的吸毒者成为单纯的公共卫生问题,不再是犯罪问题,警方也能将资源转为致力打击真正的大宗毒品交易。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平台
扫码下载APP